常德日报:《太浮山絮语》常德融媒十方主办

作者:于二彩 来源:常德融媒十方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14日 浏览次数:129



太浮山 · 大地秋色。 


   

    于二彩先生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爱好摄影并高烧不止,应是他退休后的生活状况。

当下,老年人学摄影热情高。他们中多数人政策水平较强,对事物的解读能力往往高于诸多年轻的摄影同行,他们的水准常常是参差不齐,好的特好,不好的亦是特不好。

    于二彩先生该是在自学摄影这条路上一波一波地扎实推进。因此他的摄影水平与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头衔是般配的。此次融媒十方 · 摄影作品展展出了于二彩先生的专题《太浮山絮语》,选中的40幅作品,记录的是太浮山的春夏秋冬,风光植被,物语人情。作为策展人,在先睹为快的过程中,心情始终是愉悦、亢奋,叫好。无论是在技术层面还是心境表达,他镜头中透露出的都是真诚、严谨、热爱之气息。但愿,策展人的这番感慨能得到多数观看者的认同;但愿,于二彩先生能通过此次展览,给自己有个小结,对今后的摄影之路多一份规划。

    最后,衷心致谢关注融媒十方 · 于二彩摄影作品展的所有朋友。衷心感谢作者和为展览活动提供支持的领导与同志们。









  

    太浮山座落于临澧县城西南12公里处,是洞庭湖西望第一峰,武陵山余脉之福地,主峰海拔604.5米,近些年又新建了太山湖、浮山湖等景区。

    相传汉代道教祖师浮邱子在此修行得道,历史名人黄帝、宋玉、刘邦、朱元璋、李自成、贺龙等都曾生活于斯。

    我出生在太浮山下一农家,小时贫穷,工作,退休,我始终没离开过这块生我养我的地方。摄影是我退休后的爱好与追求。我用相机表达对太浮山的眷恋与深爱之情。

    有人说,摄影亦是悟道修行。孔子说: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。我非常庆幸自己能在太浮山下悟道人生一辈子。我把摄影看作是智慧修行的方式,用这份情来实现我的老有所乐,老有所养,老有所为。

    常常,我会独坐湖边,观看太浮山的影子倒映在清清的湖水中那时隐时现,飘然潇洒之状;常常,我又蹲守山顶,尽情欣赏太浮群山那层层叠叠,气势恢宏之美景。大山,时动时静,静时安静得足以听清针头掉落地上的声音;动时,风起云涌,完全变成了一幅哪吒闹海式的神话剧场。我拍摄我快乐,我用镜头与太浮山对话,倾诉我的喜与乐,烦与怒。

    窃窃丝语,絮絮叨叨,这是灵秀太浮山给我的特权与包容。当我整理照片,准备参加融媒十方 · 摄影作品展的时候,我的脑海突然闪现出太浮山絮语一词,是的,它应是我的展名,它恰到好处地表达了我的实际状况和精神寄托。人老了话多,我奔走于太浮山中,反反复复按响快门,随意侵占每一个我需要拍摄的地方,如同一个老人,无所顾及,随意发挥,在喜爱的人面前心安理得地絮絮叨叨。是啊,大美不言的太浮群山,她博大的胸怀成全了我的爱好,丰富了我的镜头。

     本次展览展出了我的40幅作品,这些作品,肯定还存在着这或那方面的不足,但愿,亲爱的观众朋友们,亦像太浮山一样,包容支持,指教观看。最后,衷心感谢关心支持我摄影创作的所有领导和同志们,感谢为此次影展做出贡献的朋友们。



太浮山山体为龙形,地势奇特,有99岭,33岔,系沅澧之名山。



太浮山三奇之云海。



洞庭一点万山东。

太浮山上有浮山寺,又名明月堂、宣鉴禅寺,建于唐代,是洞庭48福地之一。


公路盘山而上。


春满桃林。

油菜花开的季节。


太浮山与桃源桃花源、石门观国山、慈利五雷山并称湘西北四大宗教圣地。


浮山剪秋。


太浮山三奇之雾凇。



风骨犹存,太浮山知青点遗址。


雪中修篁。



冰雪禅影。

林中踏雾。



负重前行。



水的音符。



热闹与孤独。




浮山开路人。



最好的季节。



霞沐金顶。

渔歌晚唱。



画里人家。



浮山杜鹃英雄红。

苦难伉俪。



绝壁飞花。



 因雪白头。



金顶星辉。


山环水抱。



太浮山下稻菽黄。


春天的调色盘。


浮山人家。



禅定云端。



     

• 您是什么时候接触摄影的,早年间怎样学习摄影?

我和摄影的渊源,要从40多年前说起,70年高中毕业那年,学校给我们照毕业相,请来了县照相馆的李师傅,他扛着一台大设备,上面罩着一块红外黑的大布,把头伸到里面,摆弄几下后,再把头伸出来,手里捏着个橡皮球,口里吆喝大家一、二、三,看这里 !一张毕业合影照就这样完成了。尔后,我和一位同学相邀,请了两位老师拍了一张纪念照,我和同学是蹲着的,手放在篮球上,师傅用一个长方形盒式相机,咔嚓一声就完事了。在那时,照相的是一个很高尚的职业,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,一直不能忘怀,从这时起,我的所有照片都得以完整的保存。

八九十年代,我一直在行政部门工作,出差的机会较多,先后买了2台傻瓜照相机,先是胶片的,后来是数码的,拍了一些纪念照,也拍了家人和孩子。

真正学习摄影,那是201010月以后的事。即将退休的我,被一位老领导拉进了县老摄协。进入这个群体后,由于不懂摄影知识,连摄影是一门艺术都不甚了解,感到十分茫然。为了让自己尽快入门,我参加了中国摄影函授学院的学习,订了一份《中国摄影报》和《大众摄影》杂志,加上买了一套美国纽约摄影学院的教材,自此日夜研习,象一匹脱缰的野马,一发不可收拾,就这样踏上了摄影之路。

• 您最佩服的摄影师?

我最为佩服的摄影师有两位。一位是美国的保姆摄影师微微安 · 迈尔,也有翻译成微微安 · 梅耶的。她从事保姆职业40年,一生一部禄莱相机,拍下了17万多张照片,且有多达300多箱胶卷没有冲洗而压在箱底,生前几乎没有一张照片公开面世。2007年芝加哥一位叫约翰 · 马卢夫的人,以380美元的价值意外从废品拍卖那里获得了胶卷,他将部分作品发表到网上,一时间获得无数好评。2013年马卢夫与另一个人合作,将自己寻找薇薇安身世的经历拍成了纪录片《寻找薇薇安 · 迈尔》,该影片获得了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提名,在全世界引起了轰动。可以说她颠覆了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街拍摄影;另一位是我国的焦波老师。他是一个职业的摄影师,利用休假孝敬父母的机会,长期坚持往返北京和山东老家,30年拍摄《俺爹俺娘》,拍下了12000多张照片,600多个小时的视频录像。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,专心专注、锲而不舍,持之以恒,有志者事竟成的伟大精神。

• 您的摄影器材?

前些年是尼康D700D800E两台机子。考虑到减负问题,去年换成了索尼微单。

• 您摄影的关注点?

我是一名摄影爱好者,可以说爱的比较专注,如果讲摄影有4个层面的境界的话,我最多是在赏心悦目这个层面上。前些年风光、纪实都拍摄,近些年在关注农村农民。

• 一次印象深刻的拍摄

我崇尚专注精神,为了拍得满意的照片,会锲而不舍的坚持。2011年冬天,我从张家界回家,经七里潭大桥路段,发现澧水、铁路、高速并行在澧水峡谷,自然的和现代的在这里交汇,很有气势感。我停车选择了一个小山头回首西望拍了一张,由于时机问题,片子不理想。时隔2天,我驱车往返350公里,再次去拍摄,因时机和天气把握不好,片子还是缺乏理想的光影和环境氛围。回来后仔细查阅天气预报,计算到达和准备的时间,选择了2011123日,凌晨三点起床,五点就到达了拍摄地。这天大雾弥漫,很长时间什么也看不清,直等到10:45分,大雾才慢慢散去,太阳从云缝中露出笑脸,阳光稀疏的洒在高速路上,我把握时机按下快门,终于等到了自己比较满意的一幅作品。不久投稿到湘高速杯全国摄影大赛获得优秀奖。我作为优秀奖的代表上台领奖。通过这次拍摄,使我更加坚信了好照片往往是等来的道理。

• 您最满意的作品

玩摄影虽然有了8年多,拍了不少照片,但自认为仅仅还停留在赏心悦目这个层面上,距艺术相去甚远,确实还拿不出什么满意的作品,这不是有意识低调或者谦虚。

要讲自己比较喜欢的,倒有一些。如在拍浮山过程中有一幅叫《佛光染浮山》的片子,在拍这幅作品时,我是用了心的,仅邀了一位摄友相伴。我清楚地记得,那是20126月,一个大雨过后转晴的傍晚,我分析当天的浮山一定会出现比较精彩的晚霞。这样,我把拍摄地点选在太山湖,正好能把浮山主峰作主体,水中倒影为前景,晚霞作背景,这一年金顶大庙刚好落成还在装修中。日落之后,山腰云雾升腾缭绕,天空晚霞五彩缤纷,大庙顶上还现出两束非常特别耀眼的火光,这不就是佛光?我激动不已。但审视这幅作品时我发现构图上存在瑕疵,佛光没有放在画面的视觉中心,不管怎样我都非常喜欢这张片子。






佛光染浮山。太浮山三奇之佛光。


字体: 【关闭窗口】

万博manbetx官网